CaO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二十七)(完结)

mola很懒:






旅行结束了,游记也写完了,在快要跨过2014迎来2015的时候,我决定辞职了,终于要在这条不归路上走下去了。曾经有一万条辞职的理由在离开的时候,我却想和有同样想法的朋友说,倘若还没决定好下一步千万别草率走人,不然真的会沉寂,消磨意志之后就很难再振作起来。即使每天早出晚归得找个咖啡店坐一天,也不要和这个社会脱节,哀莫大于心死。


交出辞职报告的当天,和以前的同学们去唱歌,这么巧遇上了一家西班牙人开的小食店。我和店员说,今天特别惨,被老板辞退了,能不能给我的肉卷里多放点料。她调侃说要给我多放点洋葱,索性痛苦地眼泪鼻涕一起流。交谈之后,没想到我们意外地投机,她说她十年间换了十个工作,现在这份工作干了三个月。我问她上一次辞职的契机,她说老板不准假让她去旅游,回来就把老板踹了。想来实在霸气,好像跟我情况差不多嘛。难怪一旁的同学笑着说,我们俩简直找到了世上的另一个自己。


后来路过夜市摊在放《平凡之路》,我说我很爱这歌最近一直在loop,觉得完美演绎了我现在的心境。同学竟然嘲笑我,说我这样的生活也配“平凡”二字?我没有继续争执下去,但我真的就是想平凡点过着就好了。朝九晚五,偶尔看个电影看个话剧,压压马路淘淘宝,一年再能旅行两三趟,就蛮好的了。无奈收入只能够上温饱线,自由时间只能吃饭睡觉刷微博,连个我要的平凡都给不起。自认为按劳分配最公平,多劳多得有动力,抵不过奸商太可怕,惹不起那我就好走不送算了。可是真的离开后,也挺后怕的,瞬间连看不起的工资都没了,坐个公交车都得用存款,说好的千金散尽还复来,但找不到突破口整日抱着幻想家里蹲。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想学着Facebook上的请朋友们喝咖啡,给自己找个理由去看看许久没有见面的朋友,去另一个城市看看风景,指不定就知晓了路在何方。说到底,还是一个不安分的心,耐不住停歇的脚步,继续启程。


这是我的第一篇游记,没想过会写完,也根本没想到能碎碎叨叨地写这么多。本着对3这个数字的疯狂执着,硬是凑出了3的3次方篇章,大概也是舍不得就这么完结。我不确定下次旅行归来还有没有这样的坚持和能耐,因为我很懒嘛。但本我还是想把这个系列坚持下去的,只是下次的标题没有资格再提翘班了。



多啦C梦的口袋:

那天在集市里遇见了两个柬埔寨小女孩,坐在破旧的橱窗前冲我浅浅的微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微笑充满了杀伤力,让我回忆起了属于我的那个午后清风伴着蝉声一唱一和的童年。

巴黎蜗牛餐厅 L’Escargot Montorgueil

法国巴黎导游-小六和小七:


在史前,蜗牛就被作为人类的食品。罗马帝国时最先想到把蜗牛放到牛奶中养肥后再用于烹饪,法国人继承了这种烹饪方式,成为法国菜中比较标志性的食品,法国人爱吃蜗牛跟他们的饮食爱好十分相符,他们也是青蛙腿的忠实粉丝,就像波德莱尔所说:“ le beau est toujours bizarre ”(美总是怪异的)。

在1832年,巴黎市中心 les halles, 如今的餐厅 L’Escargot Montorgueil名字叫做L’Escargot d'Or(金蜗牛餐厅)。

巴黎著名的米其林一星餐厅银塔(Tour d’Argent)的创始人André TERRAIL在1919年的时候买下了这家餐馆。

现在新的老板Antonio LAMPREIA(同是意大利餐厅 LA BOCCA老板)希望餐厅找回20世纪的巴黎夜晚的疯狂和盛宴的欢乐。

餐厅播放酒吧的音乐,提供给客人舒适的就餐环境。一进入大厅,就会被餐厅的装饰所吸引:黑白相间的瓷砖地面,细木制的护壁板,水晶吊灯和30年代的古董家具~



L’Escargot餐厅提供三个私人沙龙:l’ancienne table d’Yves SAINT LAURENT (可容纳14到16人), 一个带装饰凉廊的私密阳台 (可容纳5个人),和一个庆祝沙龙(可容纳8个人)。

这家百年蜗牛餐厅提供传统的法国菜,当然最有名的是如餐厅名字所示:蜗牛!餐厅的餐牌会不断改变,但他们的传统招牌菜是不会改变的。

餐盘带着蜗牛标志,随时提醒客人:我们烹饪的蜗牛不错哦



标志前菜是三种风味的蜗牛盘:传统的香芹黄油蜗牛,咖喱味蜗牛及roquefort芝士味的蜗牛。


也有松露蜗牛


配着蜗牛吃的烤的很脆的面包


前菜也可以选择海鲜:


当然餐厅也提供不带蜗牛的主菜:

鸭肝~


非常非常推荐的扇贝肉~


牛肉吃七分熟刚刚好~非常滑嫩


羊排~


菜单:



地址:38 rue Montorgueil 75001 Paris

电话:01 42 36 83 51

营业时间:星期一到星期天,中午及晚上


安德莉凯利:

[世界遗产]京都-醍醐寺赏枫行

醍醐寺并不难寻,坐京都地铁东西线到醍醐站下,出站即有接驳巴士。红叶季时游客如云,少不得要排队等上几班,急性子如我们就直接步行去醍醐寺。记得车站STAFF告诉我们走一刻钟左右,结果一路上坡,十足花了20多分钟。

醍醐寺于公元874年由圣宝大师始建,因醍醐天皇而兴盛,又在应仁之乱中荒废(仅剩五重塔)直到与丰臣秀吉的“醍醐花见”再兴,才最终形成如今的规模。醍醐寺占地200万坪以上,分上醍醐、下醍醐。上醍醐寺名列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供奉准胝观世音菩萨(别名七俱胝佛母准胝,意为:七亿佛之母),据说是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中最难参拜的一座,从下醍醐步行三公里山路才得入,往返最少三个小时。因此如今游客们通常只参拜下醍醐。

醍醐寺的三宝院不许摄影,偏生红叶季的景色又美极,大家只能用双眼来贪婪记录。三宝取意为佛教三宝“佛、法、僧“。正门是桃山时期的唐门风格:桧皮茸、涂黑漆,正面饰以金箔桐纹配菊纹,壮阔豪奢。院内七十二幅壁画都由长谷川等伯、石田幽汀等大画师创作。最特殊的是庭院,由丰臣秀吉亲自设计,醍醐寺座主义演完善,当时一流的庭师参与制作,其中便包括了有”天下第一石组名手“之称的贤庭。庭院中心设”龟岛“、”鹤岛“以桥相连,正面的”藤户石“据说来自丰臣秀吉传说中的梦幻府邸”聚乐第“。三宝院可以说是日本屈指可数的桃山风格豪奢庭院。

三宝院不能摄影的遗憾终于在弁天堂得到了弥补。从小径初始就远远瞥见远处层叠交错的红,走近至可见弁天堂全貌的入口处,人人都目瞪口呆,不知是梦是幻还是真。如今回头看照片,还是觉得呆板笨拙僵硬,不及真景之万一,想要用文字描述,也不知该从何写起。想要昨日重现,大概真的只能重访旧地,多作盘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