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

梵蒂冈的四教皇日

行者-BLOGBUS:


2014年4月26日,从上海出发,12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罗马达芬奇机场。到达罗马已经入夜,下了飞机完全没有时差感。达芬奇机场小可怜,都不及国内某些三线城市火车站。据说二战使用至今,质量上有足够保障。当地时间是4月27日,白天梵蒂冈刚刚完成封圣仪式,教宗方济各同时为两位已故教皇同时封圣可是件轰动世界的宗教大事。24国天主教领袖也齐聚于此。当晚意大利电视台滚动播出封圣新闻,什么都没听明白的情况下,依旧被画面震撼了一把。


个人的宗教倾向从未明确,听到能遇上难得一见的历史景象还是十分欣喜雀跃的。当然,与之而来的担忧是:聚集在梵蒂冈和罗马的人史无前例的众多,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第二天无法顺利进入梵蒂冈。



神爱世人。不仅爱护教徒,也眷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人。去之前被吓到说会人山人海,百万教众拥堵梵蒂冈各个出口之类的谣言,结果第二日比想象中的顺利。除了严密的安检和人流管制外,并未见惊人的拥堵状态。再说,见识过上海世博会的少年会是那么容易被人海吓到的嘛……


由于27日的封圣仪式,原定的例行弥撒被延迟到了周一。这不,我们一行又摊上百年难遇的大事儿了。



教宗一般为终身制,而这个习俗在上一届教宗本笃十六世身上出现了状况,他是第一位“退休”的教皇。因此,两位教宗同时主持弥撒,这在以前是完全不能发生的事情。身为游客可以身临弥撒本已幸运,遇到这样特殊的弥撒更是难能可贵。唯一遗憾的是,本身是冲着圣彼得大教堂和西斯廷教堂去的,结果误打误撞的遇见弥撒,进不了教堂。不过人不能贪心,教堂可以再来,四教皇同时出现的盛世可不知有身之年还会再有否。



教皇出没,必须加倍戒严。梵蒂冈外,来自瑞士的卫兵身穿米开朗基罗设计的蓝,红,橙三色相间的“歌剧军服”,守护着每一个出入口。瑞士的卫兵从中世纪就以其敬业精神为人乐道,而教廷更因瑞士卫兵顽强守信的品德而对其信赖有加。不过也并非所有瑞士卫兵都能作为梵蒂冈的守卫,卫兵必须是天主教徒才行。



从贝尔尼尼设计的环形柱廊侧面过安检进入,整个教堂被人潮包围。教堂位于圣彼得广场的中轴线上,教堂前的中央位置穿着白袍的便是现任教皇方济各,两边分别是红衣主教,以及五十四国领袖即外交代表。距离很远,看不清本笃十六世在哪里,但是在圣彼得教堂外墙上,分别挂着此次封圣的若望二十三世及若望保禄二世的照片。



圣彼得大教堂作为梵蒂冈最重要的建筑物,建造也是历经波折。最初版本由公元326年康斯坦丁大帝下令完成。公元1300年乔托只做了马赛克多联画屏。1452年教皇尼古拉五世决定改造教堂,他死后,工程停滞。后来尤里乌斯二世又下令重建教堂,建筑师勃拉芝特提拆除了整个教堂,包括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穹顶。尤里乌斯二世死后,教堂才刚刚完成四根立柱和拱券,用来支撑未来的穹顶。新的教皇青睐拉斐尔,和小桑迦洛合作设计了一堆没有动工的图纸后,还未怎么开动,拉斐尔就过世了,又恰逢查理五世洗劫罗马。工程再度叫停。



一直折腾到1547年,教皇庇护三世,从佛罗伦萨找来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在这里干了20几年,直到去世。教堂的鼓座和三个主要半圆拱顶才基本完成。最终米开朗基罗谁的双穹顶只能由后来的德拉·波尔塔来实现。1607年,卡洛·马代尔诺接受了剩下的工程,教堂才终于完工。而贝尔尼尼设计的柱廊则于1666年竣工完成。



每列柱廊上都有一尊圣人。140位石砌的圣人造像,他们交缠盘绕,各司其职,听从上帝的指示。



石灰岩柱廊双拱形成广场。这个广场是世界上最出名也是最壮丽的都市空间,椭圆形加一个梯形的设计不仅仅带有人流缓冲作用,更是一个跨越世俗与神权的分界。教徒们安静地拥簇在一起,站在这个宛若张开手臂拥抱大地的门廊中央的广场上。



圣彼得广场中心竖立着罗马皇帝卡里古拉从埃及带回的方尖碑。



在方尖碑的两侧,有两个象征孕育滋养的喷泉。上层呈蘑菇状,下层称钵状。其中一个刚刚完成修缮,还不能喷水。在法国的协和广场有这两个喷泉的仿制品。



绕着广场转上一圈,三百六十度完全无死角的广场,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或站,或坐,或挥动教皇旗帜,或身披国旗……



立体音响里传出教皇低沉平稳,富有抚慰人心的魔力声音,随着教皇的指示,原本还会闲散交谈的教徒们,突然集体单膝下跪,鞠躬行礼。茫然无措的我们,直到教皇开始主持祷文,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结果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为了赶在人潮退散前离开梵蒂冈,只能蹑手蹑脚地从原路偷偷溜出。而广场,教徒与游客形成鲜明对比。和那些行跪拜礼的虔诚教徒相比,我们应该是来自外世界的不速之客,还是速速撤离才好。


非常难忘的梵蒂冈之行。即便停留时间异常短暂,教堂内部也未参观,虽然并不能切身体会教众们此时此刻的   激动人心,但早已被这意外的宗教集会深深感动,为之折服。

评论

热度(55)

  1. 一二三2007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信仰与真理的追求
  2. xinxinxinyz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3. 挚爱,俊。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4. Cx,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5. jennycan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6. Forever の Fun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7. gofanny@126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8. I will be、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9. 蘑.room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0. xujia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1. 祐↗手畫情℡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2. 佳纳经纪許诺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3. 字+窝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4. ╰ Yy love singing。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5. 真de单纯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6. Tang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7. cla-ss-5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8. angela297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19. 亦瑾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0. CaO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1. lilacrue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2. minni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3. * g.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4. QUEEN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5. /呆站一宵如笨鍾。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6. 女性闺房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7. sunny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
  28. 日夜颠倒的防空洞行者-BLOGBUS 转载了此文字